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警惕高智商高學曆犯罪 - Pounds天堂私服網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警惕高智商高學曆犯罪

  天堂1各職業技能天堂w零氪

  7月5日下午3點,章瑩穎案件的嫌疑犯Brendt Christensen第二次出庭,此次是針對是否予以取保候審的問題。在曆時32分鍾的庭審中,考慮到嫌疑犯逃跑的風險及他對社區的危害,法官決定不予保釋,Brendt Christensen將繼續羁押在監獄中。而嫌疑犯依然不肯交代章瑩穎的下落,下一次庭審定在7月14日。

  其實,在章瑩穎案件之前也有過很多起留學生遇害事件,但這次章瑩穎的案件尤其牽動人心,也許是因爲在這場悲劇中更多人有了感同身受的恐懼。

  作爲旁觀者,我們在看到其它起留學生遇害事件時,似乎能總結出些規避危險的經驗教訓,比如不要去那些過于危險的城市讀書,或者至少不要踏入那些危險的街區,再或者如果沒車盡量不要在夜晚出行。當總結出這些經驗教訓後,我們仿佛就能爲自己將來不會重蹈覆轍找到出口,于是松了口氣地忘記恐懼繼續前行。

  嫌疑犯Brendt Christensen本科畢業于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專業是物理學,之後又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被伊利諾伊大學香槟分校錄取,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同時,他也並非是一個木讷寡言的書呆子學霸。無論是曾與他共事過的教授,還是他當助教時教過的學生,沒有哪個人認爲他是不正常的,反倒是都衆口一詞地表示,Brendt Christensen是一個盡職盡責、友善寬容和聰明幽默的人。他也因此連著三個學期獲得優秀助教獎。

  也許聽過太多美國人無私幫助陌生人的故事(很多留學生用親身經曆證明這並非虛假),當一個白人青年出現在面前,眼神和笑容透著友善,言行和舉止得體禮貌,更何況Brendt Christensen很可能還出示了他自己的學生證,于是,生性謹慎的章瑩穎在與之交談了近一分鍾後,選擇相信了這位“助人爲樂”的校友。一念地獄!

  我們的恐懼正在于此:在那樣的情況下,你我都有可能做出跟章瑩穎一樣的決定,因此你我也都會因這一念之差無法幸免于難。

  相貌英俊,笑容燦爛,一只胳膊綁著吊帶,二十多歲的白人青年Ted就是以這樣一副人畜無害的形象示人的。開場白之後的請求多種多樣,隨場景不斷變換:在大學校園是“能幫我把這摞書搬到車後備箱嗎”,在海邊沙灘是“能幫我把小帆船從車上搬下來嗎”,在滑雪勝地則是“能幫我把滑雪靴從車上拿出來嗎”,而在Ted手指方向停著一輛小巧可愛的淺棕色大衆甲殼蟲。

  這一切放在一起,是那麽地合情合理令人信服,年輕善良的女孩子因此很難拒絕這樣一位彬彬有禮風度翩翩的年輕男子的求助。然而,她們當時並不知道正是自己的一念之差成了催命符。

  這名年輕男子就是美國曆史上臭名昭著的變態連環殺手,Ted Bundy,號稱優等生殺人狂,活躍于上個世紀70年代。Ted Bundy不僅外表極具迷惑性,他本人與章瑩穎案件中的嫌疑犯一樣,也確實處于社會精英階層。

  1972年,他畢業于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專業是心理學,給他上過課的心理系教授對他的評價極高。他求學期間還曾在西雅圖自殺幹預熱線工作,同事們都認爲他友善、關心他人,並且極富同情心。

  大學畢業後,他一度投身政治,爲華盛頓州共和黨主席Ross Davis服務,而Davis對Ted的印象也極好,認爲他是一個聰明上進的好青年,還爲他申請法學院寫過推薦信。

  1973年,Ted Bundy被如今的西雅圖大學法學院錄取,重回校園攻讀法學博士學位。在此期間,他也開始了瘋狂的連環殺人之旅。據他後來供述,至少有30多名善良無辜的女性慘遭非人的折磨,幾乎無一人生還,並且實際遇害女性的人數很可能遠高于他的供述。

  最具諷刺意味的是,在他瘋狂綁架和謀殺數十名女性的同時,Ted Bundy還在華盛頓州的一個政府機構參與搜尋失蹤女性的工作。

  是不是令人毛骨悚然?不是每個壞人都把“我是壞人”寫在臉上,隱藏在高智商高學曆僞善面孔下的有可能是殘忍冷血令人發指的邪惡,他們善于洞察人心,然後毫無顧忌地利用別人的善良與輕信。

  2013年7月,懷有身孕的譚蓓蓓以身體不適爲由騙當地醫院實習生胡依萱送其回家,並招待胡伊萱喝下摻有迷藥的酸奶,之後被譚蓓蓓和丈夫白雲江合夥奸殺,並抛屍荒野。在善良的胡伊萱眼中,孕婦怎麽會害人?

  美國一家媒體也曾做過社會實驗,針對的是十幾歲的高中生。他們先安排一個人充當水管工到被試家裏修水管,當時是有成年家長在場的。一個禮拜之後,這名水管工會在被試的高中附近出現,假裝偶遇被試並求助,說“嗨,你還記得我嗎?前幾天到你家修過水管。你能幫我搬一下這些管子嗎?我在後備箱這邊塞進去,你從後排座椅那接一下。”

  結果是,幾乎參與社會實驗的十幾個被試高中生全軍覆沒:當他們主動安靜地走入車中後,那個看似熟悉的水管工迅速關上車門,絕塵而去天堂私服

  越看這樣的案例越感到危險無處不在,簡直快得上了被害妄想症。事實上,遇到這些精心策劃犯罪的變態的機會還是很小的,像很多文章講過的一樣,我們總有各式各樣的方法來規避風險,無論是避開危險地區,還是避開危險時間,或者是避開危險人群,但有時真地是防不勝防,而即便概率再低,一旦碰上變態,對于受害者而言就意味著百分之百的悲劇。

  因此,我們還是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無論是在海外留學,還是在國內撸串,隨時保持警惕總沒有壞處。而在遇到那些善于掩飾的惡魔,把握好以下三個方向則會很大程度上避開危險。

  就好像我們現在經常教育小孩子的一樣,如果有成年人來找你幫忙,那一定不是什麽好人,因爲正常的成年人是不會找小孩子尋求幫助。對于在體力上處于弱勢的女性來說,一樣如此,千萬不要因爲一時的善良而葬送自己。

  如果Ted Bundy的受害者對他說,旁邊那位1米八,兩百斤孔武有力的先生應該能更好幫到你,也許她就有可能逃過一劫。

  而即便是遇到孕婦和小孩的求助,也應當盡量尋求他人的協助,不要一個人孤軍作戰,比如遇到走失的小孩,可以尋求警察的幫忙,而不要自己試圖送他回家。

  如果遇到之前並不熟悉的校友,兩人相約到咖啡店或圖書館這類公共空間繼續聊天,也並不必太過擔心(前提是要看好入口的飲料食物),畢竟公共空間並不存在違背當事人意志直接被綁架的可能。

  但章瑩穎案件和孕婦協助綁架案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受害者都輕率地進入了凶手的密閉私人空間,車或者家。車門一關,房門一關,人家就是主場作戰,那時可以說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Ted Bundy連環殺人案也是如此,曾有些女性就考慮到靠近陌生人車輛的危險性,而選擇拒絕幫助Ted。針對高中生的社會實驗也是,如果那些被試高中生能意識到進入陌生人車輛的危險性,也就不會輕易走進去了。

  還有個美國比較普遍的安全經驗也是基于一樣的道理,在車輛較少的停車場中,如果發現自己車旁邊停著一輛車窗不透明的廂型車(van)時,最好先回到店內,請求服務員陪同自己到停車位。由于廂型車是拉門設計,裏面空間也較大,如果真地碰到壞人,他們可以打開車門輕松而迅速地把人扯進去,而不透明的車窗玻璃更是降低了受害人向外求助的可能。

  當Brendt Christensen介紹自己是同校博士,並拿出學生證時,並不代表你就一下子跟他熟悉了。甚至即便他之前曾是你的助教,你也不過是只知道在每周一兩個小時課堂上那個很小一部分的他。你跟他並不熟悉。

  當一周前到你家修過水管的人試圖喚起你的記憶,讓你想起他曾經登堂入室,與你和你的家人在同一屋檐下的經曆,他也依然僅僅與你接觸過一個小時,而且他還一直埋頭工作。你跟他並不熟悉。

  在一些敏感的情況下,連熟悉的人都未必可信,何況實際上並不熟悉的人。記住,盡管拒絕別人會讓自己感到不好意思,但比起生命和安全而言,再謹慎也不爲過。

  相關遊戲資訊連結:

  元氣騎士:天堂之拳有多強?無需配

  多職業皆可彪輸出《魔獸世界》TB

  ro私服推薦ptt

  《天堂榮耀》狂戰士技能加點推薦